虚繭

今天是想把切岛锐儿郎头发剃光的一天
sai上色初次尝试(又没成功
今天也是不会阴影和人体的一天呢(要学啊

sai的初使用(不成功的尝试
依然不会上色以及阴影以及勾线
依然不会画人体
黑尾铁朗什么狗屎发型我要把他头发剃光

临摹

瞎画

临摹,p8原图
第一次尝试电脑(但是依然没有板子
上色火葬场哇下次再也不上色(虽然勾线也很烂
头发永远不会画所以果断放弃(打死自己
第一张图大概是自己画的过程中最满意的一个环节吧
快到老葛生日了所以尝试一波(算是生贺
第一次绘画经历就送给葛六了
我永远喜欢葛力姆乔

ggad

人物超ooc
完全脑洞产物『格林德沃前世为克里斯托弗·马洛,邓布利多前世为威廉·莎士比亚设定』主要是看了青年莎士比亚那部剧对这两个人浮想联翩……同样才华横溢的两人嘛……而且来自演员梗【哈利波特里格林德沃的那个演员和马洛演员都是杰米来着】内含穿越……就,个人感觉马洛性格应该和年轻的格林德沃超像的。
文笔超烂,内容超短,第一次写同人文,里面的英文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某一首。就觉得想配ggad来写。

正文:
        哐啷——哐啷,呲——脚镣上的锁链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四面都是高而灰暗的墙壁。狱房内空无一物,噪音回响在房内。沉重的脚镣硌着他的脚踝,因为长时间如此,脚踝处磨出了一圈老茧,已经没有所谓疼痛的感觉。他盘腿坐下,右手抚上脚踝处的茧,左手覆上脸,揉了揉鼻梁。他长叹一声,伸直双腿,躺下,冰凉的地面刺得他后脑勺直疼。不知有多久没有见光了啊,他想。闭上眼睛,也想象不出外面的世界了。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均匀。
        猛得一颤,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立着,脚上并没有脚镣的桎梏,然而此刻身处哪里,仍是黑暗,不能查明。他急急地往前走,脚上的疼痛感使他的脚步跌跌撞撞,差点跌倒。手一伸,面前是一块布,像是幕布。他一只手轻轻撩开幕布的一角,此刻还是凌晨,剧院还笼罩着灰暗,随着阳光一点点通过破烂的木头屋顶渗进来,舞台上的人影渐渐清晰了。那个年轻的背影面朝阳光,仰着头,光照在他红棕的头发上。他在舞台上走动,忽快忽慢,老旧的木板发出的吱呀声为他嘹亮的喊叫伴奏“Finding the first conceit of love there bred. Where time and outward form would show it dead.”清朗、激昂的声音声声击在格林德沃心上。“是……阿不思吗?”舞台上的男人听到声响回过身来:“马洛?”马洛是谁?他是在喊我吗?格林德沃一怔。他正要往前踏一步,猛的一阵晕眩使他跌倒在地,眼前仿佛被大雾遮盖一样模糊,在他慢慢闭上眼睛的瞬间,他依稀看到了那个称他为马洛的男人的俯下的身影。
        猛地一睁眼,“又是一片黑暗了啊……嘁”。他皱了皱眉头,“啊……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啊……记忆中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呢……”他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手握成拳覆于额头,他看见了,自己撩开幕布看到的那个人,那个大声朗诵自己所作诗篇的人,那个初遇在小剧院里、眼里充满兴奋与渴望、神采飞扬奋笔疾书的男人。他叫那个男人莎士比亚,在那段多出来的记忆里。“原来……我们这么早就相遇了呢……阿不思……”眼眶一热,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睛里滑落。“呵。”
        他重又闭上眼,再睁开眼时,又回到了那个舞台,只不过那前面两块暗沉的幕布后面隐隐地漏出白光。他走上前,停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已经满脸皱纹了呢。”他轻笑出声,仿佛回到梦中。他轻撩开幕布。
        眼前是一个车站,格林德沃维持着手扶幕布的姿势,从暗处一隅窥探着,眼睛微眯,眼里却掩饰不住地张扬——阿不思·邓布利多,我找到你了。
        他走了进去。

注:Finding the first conceit of love there bred. Where time and outward form would show it dead.翻译为〔尽管时光和外貌要使爱凋零,真正的爱永远有初恋的热情〕

垃圾画画真是抱歉
占tag致歉

明天就是太宰治先生逝世七十周年了
随手写点想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