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繭

【GGAD】看你

我朝你望去
看向你微微颤动的细密的睫毛
看向你被寒冬的风吹得冻红的鼻尖
看向你微张的口中呼出的白气
我在玻璃窗外看你

你眼皮抬起看向我
于是我眼皮耷拉下去收回目光
我们无法同时注视对方
又或许只是怕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自己
大概是因为现在是冬天吧

我仍无法忘却
初见时的夏天
因处在记忆中而缺失的炎热烦躁
只依稀爽朗清澈的风和金色的你
如盛夏般狂热奔放

那是极致生命的诠释
是爱
是烟花达到顶端的盛开
我愿为你变成诗人
即使那会使我不像是我
但是那时你成为了我
于是我又像了我自己

但是我选择成为真正的我
选择了不再注视你
而再次注视的注视
已尽如寒冬般沉默

今天是想把切岛锐儿郎头发剃光的一天
sai上色初次尝试(又没成功
今天也是不会阴影和人体的一天呢(要学啊

sai的初使用(不成功的尝试
依然不会上色以及阴影以及勾线
依然不会画人体
黑尾铁朗什么狗屎发型我要把他头发剃光

临摹

瞎画

临摹,p8原图
第一次尝试电脑(但是依然没有板子
上色火葬场哇下次再也不上色(虽然勾线也很烂
头发永远不会画所以果断放弃(打死自己
第一张图大概是自己画的过程中最满意的一个环节吧
快到老葛生日了所以尝试一波(算是生贺
第一次绘画经历就送给葛六了
我永远喜欢葛力姆乔

ggad

人物超ooc
完全脑洞产物『格林德沃前世为克里斯托弗·马洛,邓布利多前世为威廉·莎士比亚设定』主要是看了青年莎士比亚那部剧对这两个人浮想联翩……同样才华横溢的两人嘛……而且来自演员梗【哈利波特里格林德沃的那个演员和马洛演员都是杰米来着】内含穿越……就,个人感觉马洛性格应该和年轻的格林德沃超像的。
文笔超烂,内容超短,第一次写同人文,里面的英文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某一首。就觉得想配ggad来写。

正文:
        哐啷——哐啷,呲——脚镣上的锁链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四面都是高而灰暗的墙壁。狱房内空无一物,噪音回响在房内。沉重的脚镣硌着他的脚踝,因为长时间如此,脚踝处磨出了一圈老茧,已经没有所谓疼痛的感觉。他盘腿坐下,右手抚上脚踝处的茧,左手覆上脸,揉了揉鼻梁。他长叹一声,伸直双腿,躺下,冰凉的地面刺得他后脑勺直疼。不知有多久没有见光了啊,他想。闭上眼睛,也想象不出外面的世界了。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均匀。
        猛得一颤,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立着,脚上并没有脚镣的桎梏,然而此刻身处哪里,仍是黑暗,不能查明。他急急地往前走,脚上的疼痛感使他的脚步跌跌撞撞,差点跌倒。手一伸,面前是一块布,像是幕布。他一只手轻轻撩开幕布的一角,此刻还是凌晨,剧院还笼罩着灰暗,随着阳光一点点通过破烂的木头屋顶渗进来,舞台上的人影渐渐清晰了。那个年轻的背影面朝阳光,仰着头,光照在他红棕的头发上。他在舞台上走动,忽快忽慢,老旧的木板发出的吱呀声为他嘹亮的喊叫伴奏“Finding the first conceit of love there bred. Where time and outward form would show it dead.”清朗、激昂的声音声声击在格林德沃心上。“是……阿不思吗?”舞台上的男人听到声响回过身来:“马洛?”马洛是谁?他是在喊我吗?格林德沃一怔。他正要往前踏一步,猛的一阵晕眩使他跌倒在地,眼前仿佛被大雾遮盖一样模糊,在他慢慢闭上眼睛的瞬间,他依稀看到了那个称他为马洛的男人的俯下的身影。
        猛地一睁眼,“又是一片黑暗了啊……嘁”。他皱了皱眉头,“啊……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啊……记忆中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呢……”他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手握成拳覆于额头,他看见了,自己撩开幕布看到的那个人,那个大声朗诵自己所作诗篇的人,那个初遇在小剧院里、眼里充满兴奋与渴望、神采飞扬奋笔疾书的男人。他叫那个男人莎士比亚,在那段多出来的记忆里。“原来……我们这么早就相遇了呢……阿不思……”眼眶一热,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睛里滑落。“呵。”
        他重又闭上眼,再睁开眼时,又回到了那个舞台,只不过那前面两块暗沉的幕布后面隐隐地漏出白光。他走上前,停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已经满脸皱纹了呢。”他轻笑出声,仿佛回到梦中。他轻撩开幕布。
        眼前是一个车站,格林德沃维持着手扶幕布的姿势,从暗处一隅窥探着,眼睛微眯,眼里却掩饰不住地张扬——阿不思·邓布利多,我找到你了。
        他走了进去。

注:Finding the first conceit of love there bred. Where time and outward form would show it dead.翻译为〔尽管时光和外貌要使爱凋零,真正的爱永远有初恋的热情〕

垃圾画画真是抱歉
占tag致歉

明天就是太宰治先生逝世七十周年了
随手写点想说的吧